最高檢發布依法懲治新型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神仙水”“聰明藥”都是新型毒品的“外套”

6月25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網上發布了四起新型毒品犯罪典型案例。最高檢第二檢察廳廳長元明表示,2015年以來,檢察機關辦理的毒品犯罪案件數量呈現逐年下降態勢,禁毒工作的成效顯現,但毒品犯罪案件總數仍非常巨大。特別是受全球毒品形勢影響,制販、濫用新型合成毒品、新精神活性物質案件增長迅速,一些娛樂場所和特定群體濫用情況突出,社會危害性大。截至目前,我國已累計發現新精神活性物質9大類317種,近3年就新發現50余種。

元明介紹,“聰明藥”“神仙水”“郵票”等各種新型毒品形態各異,極具偽裝性、隱蔽性和迷惑性,容易被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迎合青少年好奇、追求刺激、群體化的特點,極易對青少年產生引誘和危害。因此,對新型毒品的有效懲治、強化綜合治理刻不容緩。

據悉,最高檢本次共發布了4起典型案例。其中,案例一是四川王某某販賣、制造毒品案。這起案件是涉新型毒品“咔哇氿”(γ-羥丁酸)案件。檢察機關加強與相關監管部門以及專業機構的聯動配合,對于被告人制造含有γ-羥丁酸成分的飲料并予以販賣的行為,以販賣、制造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同時強化涉毒資產的審查,對毒品犯罪打財斷血,摧毀毒品犯罪的經濟基礎。

案例二是江蘇彭某甲等人販賣毒品案。這起案件是涉新型毒品“LSD郵票”(麥角酰二乙胺)案件。檢察機關依法懲治毒品犯罪的同時,根據學生涉案的情況,延伸司法辦案效果。聯合制藥企業建立新型毒品禁毒教育基地,開發直播平臺開展法治宣傳,制發檢察建議參與禁毒綜合治理。

案例三是廣西呂某某等人販賣毒品案。這起案件是涉新型毒品“神仙水”(尼美西泮)案件。檢察機關全面審查案件事實及證據,充分發揮引導偵查作用,依法追捕遺漏的犯罪嫌疑人。同時認真開展認罪認罰釋法說理工作,對該類毒品常見形態以及濫用的危害開展宣傳教育活動。

案例四是福建胡某某販賣毒品案。這起案件是涉新型毒品“聰明藥”(莫達非尼)案件。檢察機關對一名已被大學錄取的應屆高三畢業生的犯罪嫌疑人進行綜合評估,通過公開聽證,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同時制定個性化幫教方案,督促其回歸正途。

元明表示,一些毒販為吸引消費者、迷惑公眾,不斷翻新毒品花樣,變換包裝形態,新型毒品不斷以飲料、食品、藥品等形式出現,增大了懲治難度。檢察機關將加強與公安、法院、市場監管部門、藥品監管部門等相關部門的溝通協調,研究制定新型毒品的證據審查指引和法律適用標準,形成懲治合力,加大辦案力度,依法嚴厲懲治新型毒品犯罪。

檢察機關依法懲治新型毒品犯罪典型案例

案例一? 四川王某某販賣、制造毒品案

被告人王某某,男,1979年6月出生,某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3年7月,被告人王某某注冊成立某貿易公司并擔任法定代表人。2016年以來,王某某多次以公司名義購進γ-丁內酯,與香精混合制成混合液體“香精CD123”。后委托廣東某食品公司為“香精CD123”粘貼“果味香精CD123”標簽,并將“果味香精CD123”通過物流發往其指定的廣東中山某食品飲料公司,按照王某某提供的配方和技術標準加工制成“咔哇氿”飲料。王某某通過總經銷商四川某酒業公司將“咔哇氿”飲料銷往多地娛樂場所。至案發,共銷售“咔哇氿”飲料52355件(24瓶/件,275ml/瓶),銷售金額人民幣1158萬余元。2017年9月9日,公安機關在王某某家中將其抓獲,在其家中及公司倉庫內查獲“咔哇氿”飲料723件零25瓶。經鑒定,“果味香精CD123”及“咔哇氿”飲料均檢測出γ-羥丁酸成分。

新型毒品“咔哇氿”飲料的部分實物

辦案機關依法查封倉庫內的新型毒品“咔哇氿”飲料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2017年12月11日,公安機關以王某某涉嫌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移送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2018年6月15日,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檢察院以王某某犯販賣、制造毒品罪依法提起公訴。2020年6月22日,成都市青羊區人民法院以販賣、制造毒品罪,判處王某某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人民幣427萬元,依法沒收被扣押在案的兩套房產及違法所得、收益、孳息人民幣643萬余元。被告人王某某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2020年9月18日,二審法院依法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檢察機關辦案著重開展了以下工作:

(一)提前介入引導偵查。該案系四川省首例制造、販賣新型毒品的犯罪案件,案情重大復雜。成都市人民檢察院與青羊區人民檢察院成立專案組提前介入偵查,了解案情及在案證據,引導公安機關收集王某某手機、電腦文檔、微信聊天、通訊記錄等證據,以及證明王某某主觀犯意、原料來源等方面的證據,夯實證據基礎。同時,強化與廣東省有關辦案機關的信息互通機制,加強協作配合,形成打擊合力。

(二)準確認定案件性質。經審查,檢察機關認為本案中的核心爭議點在于生產、銷售“咔哇氿”的行為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還是販賣、制造毒品罪。檢察機關多次組織檢察官聯席會議,就相關專業問題與食品藥品監管部門交換意見,經多方研討論證,認定王某某明知“咔哇氿”中的成分γ-羥丁酸屬于國家管制的一類精神藥品,飲用后具有成癮性、危害性,應當依法以販賣、制造毒品罪追究刑事責任。

(三)對毒品犯罪案件“打財斷血”。為全鏈條打擊毒品犯罪,震懾毒品犯罪分子,檢察機關強化證據審查,先后兩次就王某某的涉案財物、資金流向、不動產登記等證據向公安機關提出補查意見,并將涉案財物清單移送人民法院,提出明確的處置意見,摧毀毒品犯罪的經濟基礎,充分發揮財產刑的打擊效果。

【典型意義】

針對新型毒品犯罪隱蔽性、迷惑性強的特點,檢察機關積極引導公安機關依法全面收集、固定證據,構建嚴密證據鎖鏈,夯實證據基礎。發揮檢察官聯席會的作用,加強與食品藥品監管部門以及專業機構的聯動配合,對新型毒品案件準確定性。本著打擊毒品犯罪和徹查追繳涉毒資產并重的辦案理念,深入推進毒品犯罪“打財斷血”工作,引導公安機關加強對涉毒資產的查證,加大查處力度,徹底摧毀毒品犯罪的經濟基礎。

案例二 江蘇彭某甲等人販賣毒品案

被告人彭某甲,男,1995年9月出生,個體工商戶。

被告人彭某乙,男,1999年12月出生,在讀學生。

被告人龔某某,男,1998年12月出生,無業。

2019年10月底,被告人彭某甲、彭某乙明知“LSD”(“郵票”)系毒品,為謀取非法利益,購得80多張“郵票”,準備予以販賣。2019年11月7日,被告人彭某甲在長沙市某大廈內,以每片人民幣120元的價格將其中的47片“郵票”販賣給被告人龔某某,合計人民幣5640元,彭某甲將其中2800元轉賬給被告人彭某乙,后被公安機關查獲。經鑒定,查獲的“LSD”(“郵票”)檢測出麥角酰二乙胺成分。

江蘇案例1  現場查獲的新型毒品“郵票”實物.png

現場查獲的新型毒品“郵票”實物


【檢察機關履職過程】

2020年3月26日,江蘇省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檢察院以被告人彭某甲、龔某某犯販賣毒品罪依法提起公訴。同年4月28日,天寧區人民檢察院對彭某乙追加起訴。同年6月28日,天寧區人民法院以販賣毒品罪判處龔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判處彭某甲有期徒刑七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七千元;判處彭某乙有期徒刑七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檢察機關辦案著重開展了以下工作:

(一)依法慎重辦理,精細化審查新型毒品案件。辦案中,檢察機關了解到被告人彭某乙系在校學生,主動開展社會調查,向其在讀學校、親友、老師、同學等詳細了解其平時學習、交友狀況、在校表現等,為提出量刑建議和幫教工作提供參考。同時,結合彭某乙對于新型毒品的明知程度、販賣毒品的主觀罪過、客觀行為和獲利情況等情節,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二)關注新型毒品,聯合企業成立禁毒教育基地。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檢察院以該案為切入點,聯系轄區制藥企業,利用企業藥品研發車間設立新型毒品禁毒教育基地,涵蓋新型毒品的發展、演變、種類、后果、案例等內容,組織青少年參觀學習,提高防毒、拒毒的意識和能力。同時,該院創設“彩虹時空法治課堂”,結合該案辦理情況,采用“以案釋法+微視頻”的方式,用網絡語言闡釋法律術語,用視頻短片詮釋是非觀念,用卡通形象解讀真實案例,讓青少年在互動體驗中掌握預防新型毒品的知識。

(三)制發檢察建議,專項整治轄區環境。針對該案反映出“郵票”等新型毒品在青少年群體流傳,以及轄區內曾出現青少年在酒吧等場所接觸新型毒品的情況,檢察機關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向轄區公安機關發出檢察建議,督促加強治安管理。同時聯合公安機關開展娛樂場所清查行動,對存在毒品交易、吸毒、未成年人進入特定場所等問題進行檢查督導、責令整改。

【典型意義】

針對“LSD”(“郵票”)等新型毒品危害性大、監管疏漏等問題,檢察機關以點帶面,在依法打擊毒品犯罪的同時,對社會管理的薄弱環節,通過制發檢察建議的形式,積極參與綜合治理,督促轄區全面整治。同時,不斷創新工作機制,加強與制藥企業等單位合作,設立新型毒品禁毒教育基地,定期組織青少年參觀學習禁毒知識。通過微博直播平臺等形式,依托“云課堂”等途徑,增強青少年的禁毒意識,構建防范新型毒品綜合治理新格局。

案例三? 廣西呂某某等人販賣毒品案

被告人呂某某,男,1980年11月出生,農民。

被告人黎某某,女,1990年8月出生,無業。

被告人呂某某在明知“神仙水”含有毒品成分的情況下,通過QQ、微信等網絡聊天工具,利用被告人黎某某等人對外販賣“神仙水”。黎某某以“神仙水”具有減肥功能為由,按每袋人民幣400元的價格向趙某某進行販賣。黎某某收到錢款后,轉賬350元給呂某某,從中賺取了50元的差價。呂某某按照約定將“神仙水”丟包至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某市場門口附近綠化帶處,并將藏毒地點拍攝視頻發給黎某某,由黎某某將視頻轉發給趙某某。趙某某根據視頻前往藏毒地點拿取毒品時被公安機關抓獲,當場查獲“神仙水”1包,凈重1克。隨后,公安機關在呂某某的汽車上查獲“神仙水”43包,共凈重39.01克,均檢出尼美西泮成分。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2020年8月13日,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江南區人民檢察院對呂某某涉嫌販賣毒品罪依法批準逮捕。檢察機關同時發現黎某某涉案,但公安機關未移送審查逮捕,遂于同年8月30日向公安機關發出《應當逮捕犯罪嫌疑人意見書》,要求追捕黎某某,后公安機關將其抓捕歸案。2020年10月27日、2021年3月7日,江南區人民檢察院以呂某某、黎某某犯販賣毒品罪分別依法提起公訴。2020年11月27日、2021年3月31日,江南區人民法院以販賣毒品罪,依法判處呂某某、黎某某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檢察機關辦案著重開展了以下工作:

(一)依法及時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偵查取證。檢察機關依托派駐公安機關執法辦案管理中心檢察室,主動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注重對呂某某、黎某某的QQ、微信聊天記錄、轉賬記錄等客觀性證據的收集。同時,以該案作為樣本,與公安機關法制大隊建立信息互通機制,及時通報新型毒品案件處置、偵查情況,加強案件聯合會商,統一證據標準。

(二)全面審查證據,積極追捕遺漏同案犯。公安機關根據檢察機關提出的意見,調取了呂某某手機內近年來聊天記錄、照片、視頻后,承辦檢察官經逐一細致審查,發現呂某某通過QQ、微信等網絡聊天工具發展下家銷售“神仙水”,其中黎某某是其下家,涉嫌販賣毒品犯罪。檢察機關及時向公安機關發出追捕黎某某的意見,將黎某某及時追捕到案。同時,督促公安機關對未到案的其他涉案人員加大追捕力度,有效打擊全案“神仙水”的銷售網絡。

(三)積極開展認罪認罰工作,確保辦案效果。對偵查階段不認罪的呂某某、黎某某,檢察機關認真開展釋法說理,告知販賣毒品的社會危害性及認罪認罰的法律后果,通過教育感化,促使二被告人認識到所犯罪行的嚴重性和危害性,自愿認罪悔過。通過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提高訴訟效率,節約司法資源,提升了辦案效果。

(四)針對“神仙水”新型毒品犯罪案件,開展預防宣傳工作。該案系販賣“神仙水”的新型毒品犯罪,檢察機關及時總結辦案經驗,通過“兩微一端”等媒介發布辦案情況,向廣大群眾宣傳“神仙水”所含的尼美西泮屬二類精神類管制藥品,以及“神仙水”的常見形態和濫用危害,提醒廣大群眾增強識毒、防毒意識。

【典型意義】

辦理新型毒品犯罪案件,檢察機關要充分依托派駐公安機關執法辦案管理中心檢察室等機制,主動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依法收集、固定證據,特別是客觀性證據。對于發現遺漏的同案犯,要依法及時追捕到案,實現對毒品犯罪的全鏈條打擊。要認真開展釋法說理工作,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確保毒品犯罪案件辦案效果。對于新型毒品犯罪案件,要廣泛開展預防宣傳教育工作,切實增強群眾防范新型毒品的意識和能力。

案例四? 福建胡某某販賣毒品案

被不起訴人胡某某,男,2001年9月出生,在校學生。

2020年7月14日,被不起訴人胡某某通過QQ及微信聯系,以人民幣160元的價格將3顆重0.75克的“聰明藥”販賣給一男子。同年7月22日,胡某通過微信與該男子再次商定以人民幣100元的價格販賣3顆“聰明藥”,并約定在福建省漳州市詔安縣某書店門口交易,交易時被公安機關當場抓獲。經鑒定,查獲的“聰明藥”檢測出莫達非尼成分。

福建案例1   辦案機關對查獲的3?!奥斆魉帯边M行稱重_副本.png

辦案機關對查獲的3?!奥斆魉帯边M行稱重

【檢察機關履職情況】

2020年8月26日,公安機關以胡某某涉嫌販賣毒品罪向福建省晉江市人民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同年9月25日,晉江市人民檢察院對胡某某作出不起訴決定。檢察機關辦案著重開展了以下工作:

(一)審查全案事實證據,依法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檢察機關審查后認為,根據胡某某的微信聊天記錄、供述等證據,可以證實胡某某在明知“莫達非尼”系國家管制的精神藥品的情況下,為牟取非法利益,向他人販賣含有“莫達非尼”成分的“聰明藥”1.48克,其行為構成販賣毒品罪??紤]胡某某是在校學生,檢察機關根據其身份特點,有針對性地進行法治教育,使其認識到毒品犯罪的危害和認罪認罰的法律后果,促使胡某某真誠認罪悔罪。

(二)公開聽證聽取意見,綜合評估作出不起訴決定。胡某某販賣毒品的數量較小,部分毒品未流入社會,且具有坦白、認罪認罰等從輕處罰情節,案發時系應屆高三畢業生,學校證實胡某某在校期間一貫表現較好,審查起訴時已被某技術學院錄取。檢察機關綜合考慮胡某某涉嫌犯罪情節、在校表現、認罪悔過情況,決定就是否以販賣毒品罪起訴胡某某召開聽證會,邀請人大代表、公安機關代表、辯護人及熟悉學生身心特點的中學教師參與聽證。聽證員一致認為,胡某某主觀惡性較小,其作為在校期間一貫表現較好的準大學生,具有教育挽救的可能性,同意對其作相對不起訴的意見。檢察機關遂依法對胡某某作出不起訴決定。

(三)積極開展跟蹤幫教,引導涉毒青少年回歸正途。檢察機關本著對涉罪青少年高度負責的態度,制定個性化的幫教方案,主動對接學校、家庭、社區,不定期向被不起訴人胡某某及其家屬了解其行為表現,關心其思想、生活、學習情況。向其提供由檢察機關與社工事務所聯合組織的幫教服務,由專業社工定期與其談話,了解思想動態,有針對性地加強引導教育,努力做到監管與教育并重,并組織其參加志愿活動,豐富其課余生活,促使其重塑積極向上的人生目標。目前胡某某已戒掉毒癮,在校表現良好,成績優異。

【典型意義】

檢察機關在辦理涉青少年新型毒品案件時,要嚴格貫徹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在依法嚴厲打擊嚴重毒品犯罪的同時,秉持“懲治、教育、挽救”的辦案理念,綜合運用認罪認罰從寬和公開聽證等制度機制,對犯罪情節輕微、主觀惡性不深的青少年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通過指導家庭教育、送法進校園等舉措,幫助涉毒青少年進行心理矯治和戒毒治療,引導其回歸正途。

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李婧

 


99伊人AV综合网